【季漢學堂】三國末年研究

三國末年歷史寓言小說《炎興》by maltz
BUTTON_TOPIC_LOCKED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7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嵇康研究 (6) 古今的魏晉風骨與嘻皮士

帖子 maltz » 2016-06-06, 04:39

嵇康研究 (6) 古今的魏晉風骨與嘻皮士

人成長到一個階段,往往鄙棄名利的膚淺、權威的狹礙,以及兩者交織而成偽善,於是消極避世,又積極展現自己。魏晉之交的竹林七賢與他們影響的一代知識份子,美國上個世紀的嘻皮士與他們啟迪的普世價值都擁有上述特徵,因此時常相提並論。任何一個時代都有不完美的現狀,盲目跟隨、造成不完美現狀的多數就是庸俗,而反對庸俗的少數,就是具有當代特色的憤世嫉俗,我們自己與身邊的人或多或少都免不了。這一系列最後就來比較魏晉風骨與嘻皮士、古今中外憤世嫉俗的異同。

图片

傳統中華知識份子風骨

賢者思辨萬物,創建道德理論,著文論述,他們內心堅強,特立獨行,樹立行為典範,他們的思想智慧經過文字傳承下來,影響著後世的讀書人。賢者的思想水平、道德標準高,成為知識份子的敬仰的標準。擁有「風骨」的知識份子,總是思想、道德水平比較高的,言行比較一致。在中華文明裡,他們代代相傳著「道統」,散發出文天祥說的「正氣」。而普通人達不到這個標準,就被鄙視,就是「小人」。

但是正常人的「正(常之)氣」才是主流,沒辦法看得太深太廣太遠,想得到太多人,所以執著於眼前、一己的物質資源。正常人沒有道統加持提供信念,所以恐懼焦慮,努力經營關係,沾親帶故,一人得道,正常人升天,表面上應付名教,喊喊假大空的口號。有風骨的知識份子就瞧不起這樣,這是上德對中德、下德的鄙視。中德、下德固然有自甘墮落的成份在,但也可以解釋為「非不為也,不能也」。如果有能力理解名教的內涵,就不需要執著於表面,如果有能力賢明,誰還要愚昧?既然正常人都是小人,知識份子就有很高的機率憤世嫉俗。仰望古聖先賢,總有些「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感慨。其實古代賢者在他所屬的時代應該也是少數。這是「德商高」的人注定的寂寞,往往只能與道統中的傳說至人作伴了。
注:
直到「上」到「中、下」的程度實在差得太遠,「上」的影響力大致完全覆蓋「中、下」,「中、下」的威脅感幾乎消失,鄙視才會轉為忽視或同情。
有一種說法:魏晉玄學思想經過王弼「名教出於自然」、嵇康「越名教而任自然」、郭象「名教即自然」的演化。無論這個演化是否成立,不變的主軸是推崇自然。但「自然」的定義相當彈性。從前面《釋私論》、《養生論》,我們知道嵇康主張真誠、清心寡欲的自然,但反對矯飾、順從情欲的自然。與真誠自然相對的,是虛偽而別有用心的正常人禮教;而清心寡欲與放縱情欲對立。嵇康時代「名教」是司法氏試圖復興的儒家禮教,體制裡面也有山濤這樣的賢人,所以不能說名教本身差勁,只是當時依附名教的人當中,差勁的比例比較高。「越名教而任自然」的下一句是「審貴賤而通物情」,理性地認清事物的本質,獨立思考而不受世俗左右。嵇康死前三千洛陽太學生上表求以為師,那麼嵇康以上的思想主軸應該能代表當時知識份子的心聲,可以代表「魏晉風骨」。

當然,也不是說憤世嫉俗的都是知識份子,也可能只是正常人「小人求諸人」,一切都是別人的錯,嚴以待人,寬以律己,說一套做一套,這就談不上風骨了。另外,雖然說養生者不應沉溺於酒色,但避世者很自然陷入沮喪,於是藉酒澆愁,放縱情欲,就只剩下「越名教而任自然」的空殼了。前面提到,魏晉士人服用「天然食品」是希望養生長壽,並不是吃迷幻藥或春藥,當時也沒有迷幻藥。但也不排除酗酒達到類似目標的可能。

嘻皮士的理想

嘻皮士盛行在教育已經普及,科技相當進步,思想相當開放的工業化法治國家,它是很大一部份社會的獨立反思與覺醒。他們同樣反對富貴的庸俗與權威的偽善,強調獨立自主。當時美國的名教是物欲橫流的資本主義,政府以國家安全為名的威權統治,還有一些傳統的保守宗教教條。嘻皮士反對的就是這些。他們不喜歡鼓勵消費的短視經濟,因為當時的科學研究已經認識到有限的地球不能支持無節制的開發與破壞,他們希望留給後世子孫更好的未來。他們不喜歡弱肉強食的社會,因為當時的文明已經強調平等與對弱勢的關懷。他們不喜歡國家的威權,因為當時的國際政治思維已經逐漸擺脫大國競爭,他們相信不同國籍的人類有能力彼此理解與關懷。他們不喜歡自我正確、層層限制的宗教,因為他們知道很多人可以培養出獨立的道德觀,不必依賴教條。這鼓思潮大致上是理想主義、全球主義對抗現實主義。當然這不是說現實主義者都是壞人,當中也有守法的、努力上進的,對社會有積極貢獻。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嘻皮士都擁有這些理想。同上,當中也可能出現嚴以待人,寬以律己,把自己的無能怪罪於社會,沉溺於酒色、迷幻藥的混日子的迷惘青年。宗教勢微後,西方文化似乎特別缺少節制情欲的修身典型,還得從東方文明借用,或者經由科學研究發現修身、節制的好處。嘻皮士雖然也有一些「上德對中德、下德」的鄙視,但因為參與階級已經非常廣泛,不只是一小群精英,而且當中還有很多吃迷幻藥的,這個群體並不站在道德與智能高地上,只是以比較平等的地位去批判一些不理想的社會價值觀。也許西方更早的確有道德與智能高地上的少數覺醒者,可以在啟蒙運動時代尋找 (我不太了解這一塊,就不好多說了),只是我們看見的嘻皮士已經是水到渠成的廣泛社會運動了。

今日的不和諧

今日中國當然也有憤世嫉俗,批評也自然指向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集中制的「名教」。在台灣、香港就是反對當時的執政黨。名教當然有缺陷,當中一些缺陷可以用「正常人比例太高」解釋,也可以用「制度不足以限制正常人的缺陷」解釋。嵇康雖然表面反對名教,但他的思想裡也揉合了儒家,也推崇聖賢。這樣看來,追求更高的思想水平、道德標準,傳承道統與正氣,應該是古今知識份子一致的方向。受到現代知識、思想、國際知識的啟發,未來中國知識份子應該也會出現盼望和平與愛的風潮,拭目以待太消極了,何不親手推動呢?

BUTTON_TOPIC_LOCKED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2 和 0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