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興》企畫 嚴重劇透

請注意嚴重劇透
BUTTON_POST_REPLY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諸葛瞻的反其道而行

帖子 maltz » 2017-10-02, 04:49

諸葛亮展現出一個天才當中很常見的、完美主義情結,就是事情都得自己來,做得最好。
那麼諸葛瞻或許故意反著來,幾乎所有事都交給別人(藏貴於民哲學的核心)。自己去搞藝術。
結果就是放任太過、搞砸了。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魏晉與蜀漢新舊價值的簡單對比

帖子 maltz » 2017-10-10, 03:09

有點像環境議題上的極右與極左。

北方:對新時代盲目放縱樂觀
南方:對往日無條件追捧,包括糟粕

故事隱藏的主旨:去蕪存菁,謹慎創新。也許創新免不了經過失敗,但也必須從廢墟中一次次重生。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郤正的設定

帖子 maltz » 2017-10-13, 09:37

編輯之後希望把郤正加強成一個接近大隱狀態的賢者,瘋顛幽默,有時挖苦蠢蛋又會自覺道歉。非常的聰明善良,對任何人的觀點都能理解,對任何人都沒有敵意,覺得事情會變成這樣都是自然的,而且非常會說話,也不會被看成敵人,有點像舜那樣「善於人同」 (但喜歡清閒求知思考,缺少那種幫助、組織百姓的動力與魅力)。但他有很強的內在價值觀,總是做著他認為是對的事,當然也不會像一般第二等人那樣,自以為正義而害人。差不多是第四等人的極致吧。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思想秩序青黃不接

帖子 maltz » 2017-11-01, 02:52

在思想層面,考慮這樣寫:
蜀漢的年代可以是儒家哲學思想因為混入太多迷信雜質而沒落 (純粹的也太唱高調),原始粗暴的實力主義抬頭,回歸宗族部落,不願走這條路的知識份子開始尋找出路,不少人重拾道家。但大概要一直等到佛學宗教性的全面滲入,才是真正理順了人民的精神世界吧。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蜀漢與自由民主的內爆

帖子 maltz » 2017-11-08, 00:31

考慮加入對現實的反應:諸葛瞻轉向多元兼容的政策,比如保障兩川土豪、蠻族的官位、照顧弱勢,但是軟弱(能力上、情緒上)者開始充斥蜀漢決策層,優點是培養和諧良善的社會,缺點是低效、低能與流於形式上的平等,甚至變本加厲,貪得無厭。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逝去的舊信仰與價值

帖子 maltz » 2017-11-12, 04:11

在理性主義,與後現代混亂、虛無兩者的夾擊下,當代的宗教信教徒常有一種末世的感嘆與絕望,美好的過去(那想像出來的純真、秩序、責任與君子價值)逐漸淪喪。小說希望讓蜀漢一些老一輩的(如廖化、張翼)人物擔起這個情緒。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諸葛瞻的「知其可為而不為之」

帖子 maltz » 2017-12-28, 00:02

如果諸葛亮風骨的主軸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諸葛瞻的特色就是「知其可為而不為之」,可以鐵腕但選擇柔弱,可以攬權但選擇束手;多元、兼容但又放縱、混亂,在亂中培養出雨後春筍一般的自我實現。這就是蜀漢亡國的基調,但在兩千年後看來(現在距他只有一千七百年),這卻是不可避免的未來,也是道家追求的那種免於管束的自由吧。如果說管束是針對庸俗大眾所必須的政治,那麼諸葛瞻希望做的就是徹底抹去那樣的庸俗大眾,抹去公認的價值。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中心思想?

帖子 maltz » 2018-03-05, 23:33

悲劇:被群體的罪惡(因恐懼而服從)吞沒。
鬧劇:針對以上的矯枉過正,被個體與偏執的瘋狂脫垮。(季漢末期)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一段對話,有關矯情的 compassion

帖子 maltz » 2018-03-15, 02:10

嵇縈可以問諸葛瞻:「諸葛瞻倒底是自發地愛世人呢,還是身為執政者,不得不沉浸在世人無法改變的粗鄙愚魯當中,只好一再告訴自己必須愛這些粗鄙愚魯?」

諸葛瞻(想了一下):「妳愛妳自己嗎?」

嵇縈:「我猜你的下一句是:妳有缺陷嗎?是,我有缺陷,我也愛我自己。但我不得不愛我自己,因為那是我自己啊。我不愛自己,那就去自我了斷吧。世人卻不是我,也不是你。你不必愛世人。」

諸葛瞻:「世人不是我嗎?」

嵇縈:「不是。你與世人太不同。我也與世人太不同。」

諸葛瞻:「也許我們看的方面不同。我倒覺得我與世人很像,有時視而不見,有時聽而不聞,有時知而不通,有時說而不做。」

嵇縈:「也許有一點,但你好太多了。你只是故意這麼告訴自己,好讓你去愛世人。」

諸葛瞻:「那麼姑娘也是故意告訴自己世人的粗鄙愚魯,好讓妳遠離世人。」

嵇縈:「我只不過是順著本性。你也是順著本性嗎?」

諸葛瞻不語。

旁邊的(郤正?):「老實說,我覺得世人的本性是瞧不起彼此的啊!到頭來反而是嵇姑娘更粗俗呢。愛世人哪裡是什麼本性呢?接受人的缺陷並且改變他,那比姑娘的孤芳自賞可要高尚呦。(帶回才性五等論)

头像
maltz
Site Admin
Site Admin
帖子COLON 3390
注册COLON 2013-01-30, 10:42

政治正確的兩個極端

帖子 maltz » 2018-03-27, 01:25

如果說洛陽代表政治正確,黃色恐怖,那麼蜀漢反其道行之,就一個因為沒有公認是非而混亂、多元、卻又有著一定默契的和諧而有朝氣的局面。

BUTTON_POST_REPLY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3 和 0 位游客

cron